Cecilia

哑鸢
常闻旧巷黄鹂叫,原是凡人口对梢
鸣啼囚中虽烦恼,一人一双亦逍遥
山巅琳鸢神飞翼,孤铃锁魂丈迢迢
若诉哀怜归何属?哑鸢更比笼中鸟。

本欲起身离红尘,
奈何影子落人间。
千年望等回身笑,
只怨妙人画中仙。

梦想是一群伶仃的人,感受过寒风凛冽,穿越黑暗荆棘,走不动抱头后相互取暖,再次上路的人

已经记不清楚我从哪里来
忘记了为什么而存在
现在我还不想化作尘埃
因为我的故乡叫做未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致缝纫机乐队